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资讯 >

活在责任感里的女人

    十一、二岁的晓花,还不太懂得成人的世界。但她能读出丁老师脸上的压抑和不愉快。
 
    她见过和那个男人相似的冷漠面孔,也见过像丁老师那样被气疯了的表情,这些来自成年人生活中的难堪,对晓花并不陌生。曾经有父母的熟人,夫妻干仗了,分别来找父母告状、哭诉,晓花很小就知道,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男人和女人如果吵架了,是件让人非常头痛的事情。
 
    晓花猜到,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丁老师的新婚丈夫,丁老师最近的坏脾气,是这个脸色铁青的冷漠男人造成的吗?!
 
    她将考卷给了丁老师以后,脑子里的胡思乱想,几乎占据了一整个上午。
 
    从那天起,丁老师见到晓花都是和颜悦色的,有时候上学的路上从背后追上晓花,还请她吃过半个苹果,还有小杨梅,酸酸甜甜的,是当时女孩子们很向往的小零食。这样的好事情,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发生的。晓花本能地意识到,那天在丁老师家撞见的事情不能和任何人提起,包括她最好的朋友田眉,晓花都只字未提。
 
    过了几周,丁老师突然又家访了一次,那一次,丁老师对晓花的父母说,要给她的妹妹找个老师补习功课。她的父母又答应了!
 
    晓花那年的功课一直很好,几乎门门功课都在九十分以上,丁老师对晓花的进步也十分鼓励,还给晓花开过小灶,为了提高晓花的作文水平,听说,这是父母向丁老师请求的。
 
    这样晓花每周的周末下午都要去丁老师家写作文什么的,晓花再次见到了那个脸色铁青的男人。
 
    那几次,他看上很客气,但是晓花一到,他打个招呼就出去了,丁老师只默默对他点个头。
 
    丁老师的弟弟已经是个大人了,听父母说,丁老师的弟弟最不爱读书,高中毕业去了工厂做了普通的二级工。丁老师和晓花的父母走得越来越近,终于开口,请晓花的父母给她的弟弟介绍女朋友。
 
    丁老师说,我在家里是大姐,弟妹的事情都要我操心,她父亲是最普通的工人,母亲没有工作,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靠丁老师解决。
 
    晓花母亲觉得丁老师很不容易,这段时间,她和晓花母亲之间已经相处得像好朋友了,晓花母亲自然愿意帮她忙。她见了一次那个小伙子,觉得他人很精神、帅气,对人也很和善,就想到了王姐姐。
 
    丁老师的弟弟和王姐姐见面一次以后,就有相见很晚的感觉,晓花妈妈居然成功地做了一次红娘,此后晓花从王姐姐的脸上,发现了从未有过的红晕。
 
    那层红晕是王姐姐最美的盛装,王姐姐那段时间,走在路上嘴里就哼着小调,看见晓花,一把就把她搂在怀里,晓花觉得,王姐姐就变成了一块大大的蜜糖,她出现在哪里,哪里就甜了!
 
    晓花那年很顺利地考上了父母期待的初中,语文考得特别好,这和丁老师开的小灶也有关系。晓花在心里深深记住了丁老师,不过她以为自己和丁老师不会再有什么接触了。
 
    转眼到了来年的冬天,丁老师突然又来到了晓花家,原来是邀请晓花一家出席她弟弟的婚礼。就在那一周,王姐姐也来找晓花了,告诉她自己要嫁人了。
 
    就要做新娘的王姐姐,穿着紫红色的滑雪衫,就像寒冬里的一串糖葫芦,很是让人喜悦。
 
    寒假里,正月初三,晓花的父母带着她参加了丁老师弟弟和王姐姐的婚礼,那是晓花第一次参加婚礼,俗称吃喜酒。在婚礼的现场,丁老师穿着十分讲究,比她给学生上课的样子,要时尚多了,头发虽然还是烫过的,但是做了个很好的发型,就没有凌乱的感觉了。晓花父母因为是介绍人,所以和丁老师的家人坐在一个桌子上,丁老师的父母、妹妹都在,那个脸色铁青的男人也在,只是看上去,是那么的心不在焉。饭桌上,他非常沉默,只逗着晓花说过两句话,他好像很喜欢小孩子,邻桌有个小男孩,很调皮,他也逗了他一下,但是他除了面对孩子有些笑容,对别人都表情黯淡。晓花有点怕他,回答什么都吞吞吐吐,他便不再言语了,晓花的父母和他就像是陌生人一样。各自吃着自己的东西。
 
    丁老师就在前面张罗着,几乎没有功夫吃饭,她的父母不断提醒她吃些东西,她还是顾不上,席间,丁老师的妈妈默默抹了滴眼泪对晓花母亲说:“我家,就是苦了这个大丫头。。。”
 
    突然的,那个脸色铁青的男人一脸厌烦地打断了她,压低嗓子说:“说什么,说什么,老太。。。大喜的日子,掉什么眼泪呀,干什么呀,这是干什么呀!”

社会资讯特荐

社会资讯标签:

社会资讯推荐